何冰:不会揣测年轻观众喜欢什么,网剧比电视剧好是个伪命题

原标题:何冰:不会揣测年轻观众喜欢什么,网剧比电视剧好是个伪命题搜狐娱乐讯(四月天/文)8月5日,演员何冰作为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会的成员之一,现身电... ...

原标题:何冰:不会揣测年轻观众喜欢什么,网剧比电视剧好是个伪命题

搜狐娱乐讯(四月天/文)8月5日,演员何冰作为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会的成员之一,现身电视节评委见面会,并在之后的媒体群访环节,就此次白玉兰奖的评审相关问题以及对于当下电视剧网剧行业发展的热门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作为此次白玉兰奖的评委之一,出于保密的需求,虽然面对记者们提问的关于“什么样的作品和演员能够打动你”之类的问题,何冰无法给出具体的回答。但是他表示,作品是否触动自己就是最简单也是最公正的评选标准。

今年,何冰和B站关于《后浪》视频的合作,在网上激起了很大的热议度,甚至有人认为何冰在有意识地讨好年轻人,对此,何冰表示“这对我来说只是一项工作,不意味着什么。”

谈及时下流行的倍速观剧,何冰认为万变不离其宗,无论技术如何革新,社会节奏如何变化,最核心的东西还是“戏”。在他看来,在现在大家生活压力这么大,时间这么宝贵的情况下,观众即便倍速也要看剧,“恰恰反映出‘戏’这个东西对人在生活中有多重要”。

回顾起自己这三十年的从业经历,何冰感慨电视剧的拍摄技术发生了很大的变,人变得越来越宝贵。但是他也指出,国产剧在剧集品质上提升的速度远远比不上技术的进步速度。

不会揣测年轻观众喜欢什么,和B站的合作仅仅是一项工作

今年入围的剧集里,什么样的作品或者演员特别容易打动到你?

何冰:就您这个问题要搁往年,我脱口就回答你,今年不能这么说。我只能跟你说特含糊的话,我说我都喜欢,因为我不能渗出任何的主观意向,这是通过评审的,个人的意见不那么重要。

那您会去揣测年轻观众喜欢什么样的作品吗?

何冰:我不会,我只会不停地在检索我自己的内心。坦率地说,作为评委尽管我没有这种经验,我也不认为有经验就有用。为什么?我们看一个作品就是个人面对它,这个评选也没有所谓的能够达成一个公平的第三标准,就是人心见人心,你这个作品是否触动了我,就是这么简单。我觉得这是对作品最公正的。(如果)我带着自己仅有的一点可怜的专业经验在看,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是对作品最大的不尊重。

今年您和B站的那次合作大家热议度很高,大家觉得您是不是有意识要接近年轻人?

何冰:这对我来说只是一项工作而已,不意味着什么,仅仅就是一项工作。

今年疫情在家休息期间您有没有看什么新的电视剧或者重看了什么剧,作为观众您自己觉得很感动的作品?

何冰:我接触外国电视剧特别少,在疫情期间,我儿子给我推荐了两个。一个是大家都看的《权游》,一个是英剧“卷福”(《神探夏洛克》)。坦率地说,《权游》我都看不下去,我真不认为那个戏很好看,你说《权游》把黄暴拿掉,有什么呢?那个故事我都见过。第一季没看完我就知道结果了,我到现在也没看完,我说是不是摔坏腿那个小孩最后是王?对了,肯定是这么写,能有什么新鲜的。

“卷福”很厉害,非常厉害,我一个电视剧从业者都跟不上它那个节奏,我得拼命调动我自己,那个戏对观众有要求的。我觉得咱们电视剧的这个时代也快来了。刚才很多记者朋友提到了网剧,其实这是一个时代的要求,我们是被时代选择的,我们从业人员是根据观众的要求在制作,如果观众的反应速度跟接受的东西都远远超过你从业人员了,那你可能就被时代甩掉了,我们要不停地去满足这个要求。

网剧比电视剧更好是个伪命题,倍速看剧反映出“戏”对人多么重要

今年电视节把网剧包括进评选的名单里,国内的网剧,您觉得它在制作上或者演员上,是不是也达到了更好的水平?

何冰:可能是由于审查的不一样,它(网剧和电视剧)这个创作的初衷和观众不一样,所以网络比电视占有某种优势,东西就会不一样。但是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我同意沈严导演说的,能逃出“戏”这个字吗?逃不出去吧。一个新的技术革命的来临引发了一个对冲,实际上它是对传统媒体的一个冲击,我们世界就是这么前进的,传统媒体一定会做出反击的。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出现很多新的作品,这个就是我们前进的那个动力,由于技术引领,可能戏要变化,你不变化没有观众怎么办。

这次入围白玉兰的最佳男主角很多都是观众熟悉喜爱的老戏骨,但是也有一些年轻的面孔出现。您参加这次白玉兰评审,哪些新鲜的力量让您觉得眼前一亮?青年演员在电影上特别容易拿奖,但是在电视剧上好像功底还需要磨炼一下。您觉得青年演员如果要在电视剧行业去白玉兰拿奖,还需要有哪些磨炼或者努力的地方?

何冰:我觉得我还是得闪烁其辞的回答你这个问题,不能特别正面。我可以跟您说,至少我个人内心没有设任何一个门槛。通过白玉兰奖组委会,包括我们评审小组,包括主席的意见,我们都会坐下来去探讨这个东西。任何一个事情的结果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融合了很多东西,每个人都很努力,我们要找到那个最佳,那个最佳是什么,那个最佳到底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很多观念的集合,这都不一定。我们得拿出一个孩子的心去对待它,我只能回答您到这,平时我会脱口而出,但是这次不行。

提到倍速观剧这个事情,您对此怎么看?您觉得是创作者的锅还是观众没有了耐心?

何冰:谁都不是,这是一个时代产物。我们生活中看到的任何现象都是我们内心的外显,我个人是这么认为。为什么碎片化?是大家没有时间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每个人都在为生存而奔忙的时候,你用那么长时间去看戏吗?并不是说大家没有耐心,没有这个时间,可是我又想看,这恰恰反映出“戏”这个东西对人在生活中有多重要,都碎片化了,我要看短的,倍速都要看,你为什么不这么想这个问题呢?正是证明了我们人类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技术变化。我们对看戏的心和诉求是没变化的,是我们生活节奏变得紧张了,时间变得珍贵了造成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变得越来越珍贵,剧的品质进步速度却比不上技术速度

作为电视剧从业者,您觉得现在的电视剧拍摄和二三十年前有什么大的不一样?

何冰:非常不一样,天壤之别。我干这行将近30年,30年前入行的时候,机器是很珍贵,物质很匮乏,由于机器的珍贵,掌管机器会操作机器的人就变得很珍贵,如今人变得越来越珍贵,你能演给大家看的东西变得弥足珍贵,而这些辅助手段变得不珍贵了,越来越回到正确的道路上。

剧集品质是在走上坡路还是说在下滑?

何冰:在制作上是在走上坡路的,但是其实更重要的是里面的核心表达,是它的精神表达,我坦率地说,进步的速度远远不如技术进步要快。

这个原因是什么?

何冰:我们任何问题都不能对立的看,这些年大家在忙活什么,它就开花结果,你忙活得少,就不开花不结果。在过去改革开放40年,我们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主要是经济上、物质上,那它就开花结果。而你人就是人,他在忙这些的同时,去忙活你的心灵生活,就是矛盾的呀,那你这方面会缓慢一些。

这两年现实主义题材的剧经常火了,是不是这一类型的题材开始回归了?

何冰:也不是,现实主义就从来没有离去过,怎么谈回归呢,我们更多看到的也没有其他更多的主题出现,你看到别的什么了吗,也没有。也就是个有个穿越有点玄幻,没了吧,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如果您说的现实主义,它是主菜,是观众永远看的最主流的东西。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衡阳资讯网_招考资讯网_热点资讯_最新资讯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