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乱象频生:莫让整个行业为“害群之马”陪葬

原标题:在线教育乱象频生:莫让整个行业为“害群之马”陪葬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多地宣布延迟开学,线上教育也由此迎来了最火爆的时刻。除了各学校布置给学生的“空中... ...

原标题:在线教育乱象频生:莫让整个行业为“害群之马”陪葬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多地宣布延迟开学,线上教育也由此迎来了最火爆的时刻。除了各学校布置给学生的“空中课堂”外,很多家长都为孩子报了课外培训机构的网络课程,进行额外“充电”。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在线培训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家长的视野里,越来越多的培训机构推出了在线教育课程。在线培训的优点是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课程能回看或重复听,然而有的在线教育机构却因承诺不到位、维权不容易等问题屡遭消费者投诉。对于是否为孩子报名网课,很多家长都陷入了纠结中。

据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数据用户维权案例库显示,涉及投诉较多的在线教育平台有尚德机构、TutorABC、英语流利说、嗨学网、对啊网、帮考网等,除此之外,一些耳熟能详的大机构诸如新东方绘本馆、跟谁学、沪江网等也有不少消费者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退费难、授课内容不佳、虚假宣传、霸王条款、任性“停课”退款难等。

01

在线教育火热的背后:

是乱象频生的“收钱战争”

去年年底,南都教育联盟以70多家在线教育机构或APP的名称,以及“在线教育”、“K12在线”、“在线教育教师资质”、“在线教育宣传”、“线上教育”等近百个关键词,在百度、新浪微博以及21CN聚投诉搜索2018年1月至2019年8月期间K12在线教育的相关信息。 通过对近两万多条原始数据进行清洗,南都教育联盟研究员筛选出近千条与K12在线教育相关的信息,总结了媒体曝光的十大问题和市民投诉的十大问题。

19年1月,消费者石先生通过网购的方式在“中业网校”购买了司法考试的培训课程。几个月后他接到了推销员的电话,告诉他必须花费18000元购买“精品课”或者“钻石课”才能获得“核心考试资料”。 推销员向他承诺,购买了这样的课程,“只要参加考试就能通过”。

经过一段时间的“钻石课”学习后,又有推销员联系石先生,再花7000元就能在考试前两小时拿到真题。 推销员透露“中业网校”在所谓的“司法部”有人,所以还要签订保密协议和保过协议。但石先生发现,在开考前两小时拿到的所谓真题,只不过是平时复习材料的精简版,与考试内容几乎天壤之别。

无独有偶,张女士在购买了“中业网校” 所谓的“保过班”课程后,又被班主任推销“考前9天密训课”。 告诉她考前的“密训课”已经不再是讲知识点了,而是考什么学什么。如果对考试不太有把握,又很想通过司法考试,就需要购买这个课程。当张女士提到如果考试通过不了怎么退费时,这位班主任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其他学员反映都挺好。

事实上,“中业网校”也并没有与学员签订他们口中的“保过协议”,学员发现考试不过关之后,也没有证据能找到他们维权。石先生说,与他一起维权的还有16名学员,他们都遭遇了相同的“套路”。目前,这16名学员已经将手中掌握的证据和材料提交到北京市消协,希望“中业网校”的行为能被及时制止。

更令人无语的是,一位学员在向“中业网校”相关负责人反映自己遇到的问题后, 这位负责人没有表示出任何歉意并告知学员,购买网络课程就是没有合同,这是行规。

行规?!

为什么在线教育的现状会如此之乱?国内线上教育机构“跟谁学”的创始人陈向东就曾算过一笔账,他以机构50元的“入口班”为例称,通过这样的活动来获得新用户,机构的获客成本大概是500元到600元,而行业平均转化率是25%,即只有四分之一的体验用户能够最终转化为正价课。

因此,线上教育机构真正收获一个正式的学员,获客成本在2000元至3000元。

这样高的获客成本,对于没有大量现金流的中小型在线教育机构来说,确实是比较困难的。 因此也就有人铤而走险,用自己的良心作为代价去赚所谓的“快钱”。

01

“收钱战争”的背后:

是恬不知耻的人性泯灭图像

从虚假宣传方面来看,某些在线教育机构会用“状元推荐”、“百分百过关”、“名师”、“名校”等字眼来包装自己,除此之外虚假宣传内容还有承诺不兑现、没有明码标价、上课内容与介绍不符等方面。

除此之外,很多在线教育平台为了留住客户,大多数采用预付款模式,甚至用多种手段诱导客户进行分期付款。“预付款都收到10年后了”虽然是一句夸张的玩笑话,但是确实能体现现在这个行业的现状。

笔者认为,某些在线教育机构收取预付款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因为它们并不像大型机构那样有充足的现金流用来支撑整个公司的发展。 但是收了预付款,消费者就是你的客户,就要对其负责。收完款就放下心来,之后客户的诉求一概不予理睬,两手一摊,一副“收进来的钱就别想让我吐出来”的态度,这就是无耻行径了。

就在几天前的3月2日,黑猫投诉上有人匿名投诉北京京师龙有限公司,称:“北京京师龙有限公司前期销售费虚假宣传,报名后态度大转变,有问题不处理要么就敷衍一下,课程质量极差动不动看不了,综合了之后我向他们申请退款,谈了好几次根本不给处理的办法,说售后会联系我,到至今也没任何售后联系我,这属于欺诈行为。

对方以多种理由拒绝退款,并说有协议规定,我在支付费用时(2.25日)并没有让我知晓有此协议,而在我多次要求退款后在2.27日才给我发这份协议。无疑在一定程度上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希望有关部门重视起来,严惩北京京师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笔者调查后发现,除此之外,黑猫投诉上面还有多起有关北京京师龙有限公司的投诉事件,内容都是服务态度差,涉嫌欺诈以及不退款的问题。

此外,笔者还发现,北京京师龙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是职业培训,从教师资格证、导游证、经济师职称到健康管理师、医学考试,甚至连注册会计师培训都有涉猎,可谓“戏路宽广”。同时,从其官网内容上来看,自从去年的10月底以后就没有再进行过更新。

而据北京市海淀区城市服务管理指挥中心称,北京京师龙科技有限公司已不在注册地经营,2019年11 月8 日已纳入企业异常经营名录。从官网停止更新的时间点来看,与纳入异常经营名录的时间是相吻合的。

而就是这样一家有异常经营行为的公司,竟然在之后还能继续收取学费。虽然就市场监管方面来看,异常经营的公司只会在企业信用上被国家加以限制,但是依然有如此多的消费者并没有得知这一信息。试问,有哪个消费者在得知京师龙异常经营行为后还会交钱学习呢?

不得不说,教育监管的问题,在这个事件上暴露无遗。

01

“无良机构肆虐”的背后:

是市场的纵容和监管的不力

除了笔者上述说的这些在线教育问题之外,还有教育贷,套路贷和教师师资无力等问题。一位教育机构的资深培训师表示,虽然目前教师资格证通过的比率只有20%左右,但是能兼职带班带课的老师,水平一般会与全职教师持平或稍高。对于这些老师来说要么有证,要么去考也不是问题。

他还表示,“基本上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相关政策出台之后灰色产业链就已经诞生,也就是挂靠公司。机构有10个老师只需10本教师资格,教师数量和教师资格证数量对等就好。

“不会细查匹配,也不会查是否在岗。教育局和工商局也很难在上课的时候把老师抓出来检查吧,这就违法了。”除了挂靠,还可以通过排班排课、挖老师、去新疆考试等方法解决。“其实都不是大问题,只需要花点钱耽误时间而已。”

这一系列事件着实令人触目惊心,而这位培训师口中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说法更是让笔者心里更加难受。

虽然教育部早在2019年7月就已经出台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但是半年多过去了,依然有不少的教育机构还在做着虚假宣传等涉嫌欺诈的勾当,这与有关监管部门的工作不力是有分不开的关系的。

现在来看,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管理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特别是对无证照、有安全隐患的一些培训行为等方面进行了规范,笔者也明白教育行业的正规化不是一蹴而就的。 但是现在这个时间点是非常敏感的,又全面依赖在线教育,因此在线教育行业的黑暗面在众目睽睽之下就会显得格外醒目。

在线教育,在当下,无疑是火热的,是受人追捧的。但是作为教育行业的一员,笔者并不希望看到有一天这个朝阳产业,因为一些少部分的害群之马而失去公信力,最后导致萎靡不振的结局。

为了更好地推动在线教育的健康发展,媒体的曝光不可或缺,社会的监督需要加强,相关政府主管部门的惩戒措施也应该及时跟进。 从内因上讲,在线教育企业要真正把诚信当作企业的底线、企业的基石。长远来看,老实人并不吃亏,诚信的企业会赢得客户和投资人的尊敬与信赖,最终行稳致远。

校长邦 | 来源

贲旭| 作者

罗天林 | 编辑

本公众号转载的文章仅作分享之用,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文章版权及插图属于原作者。如果在版权上存在争议,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处理。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衡阳资讯网_招考资讯网_热点资讯_最新资讯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