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衡阳网络宣传奖入围作品推介|《扶贫路上的“绿桐树”》

原标题:首届衡阳网络宣传奖入围作品推介|《扶贫路上的“绿桐树”》作品名称及作者【扶贫路上的“绿桐树”】——郑海青https://mp.weixin.qq.com... ...

原标题:首届衡阳网络宣传奖入围作品推介 | 《扶贫路上的“绿桐树”》

作品名称及作者

【扶贫路上的“绿桐树”】——郑海青

https://mp.weixin.qq.com/s/x5XtRcaiUm7NKJo6G3bbAQ

“琼!中巴车联系好了吗?

“联系好啦!考斯特!大气吧?

“嗯!大气!横幅做好了吗?

“做好了!已经送到办公室!

“好,车上再放一件矿泉水!

“OK!××山泉有点甜!

周一早晨,我急匆匆地赶到办公室,和综合科的小琼“乒乒乓乓”短兵相接,把今天下乡采访的前期准备工作干净利落地捋了一遍。

组织一次采访活动真不容易。时间、采访点、行程路线、素材资料、采访人员都要一一商议,再电话反复确定。万事俱备后,车辆交通又成了问题。采风团十多号人,三台小车都坐不下,如今媒体采访车紧缺,自驾车又不安全。本着不给媒体和基层添麻烦的原则,在我的提议下,网信办直接找租车公司租用一台小中巴,约定集合地点,统一乘车出发!

从扶贫一线撤下来后,我继续回原单位干老本行。虽然远离了田间地头,可总觉得还在村里呆着,原来加入的脱贫工作群舍不得退出,时不时浏览一下“扶友们”热火朝天的工作交流,满满都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心境情结。

我给这次活动取了个响当当的名号——“衡阳网媒网咖脱贫攻坚乡村行”。红网、新湖南、掌上衡阳、衡阳新闻网、衡阳广电网等网络媒体尽遣主力参加报道,另外还有几名比较活跃的自媒体人士也加入进来,希望带来不一样的内容体验。尽管从事宣传工作20年来,或组织采访,或参与采访,我已“身经百战”,可这次作为曾经的“扶贫队长”下乡去采访扶贫工作,心情还是有些小激动:既想和同行的记者“PK”一下新闻写作水平,又想和受访的扶贫队长“PK”一下脱贫成绩。

今天的采访点是衡南县鸡笼镇日光村。鸡笼镇在衡南县的最西端,与祁东、衡阳两县相邻,人口4万左右。这个镇的地名实在太有特色,鸡笼!让人一听就印象深刻。有个关于衡南县乡镇名称的笑话段子在衡阳一带流传甚广。说是一个导游带着观光团到衡南游玩,一本正经地向游客宣布活动安排:“去三塘(镇)钓鱼,到泉溪(镇)洗澡,来茅市(镇)吃饭,回鸡笼(镇)睡觉!”让人忍俊不禁。

出发的时间定在上午9点,临近出发,人马基本到齐,就红网一家没来了。我指挥司机把中巴车开到市委门口等着。不一会儿,只见一位身材略胖的女孩提着大包小包,挥着手,步履蹒跚地向我们冲来。上车后,一迭声地道歉:“不好意思,迟到啦,路上堵车!”这位记者上两周才刚刚结婚,蜜月还没度完,就奔赴在新闻一线了……

经历了长时间的低温阴雨,今天终于放晴。冬日的和风暖阳洒进车厢,烘干了每个人心中的潮湿和阴郁,心情也变得快活起来。大家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一路欢声笑语。有记者问:“海哥,你还在村里扶贫吗?”我摇摇头:“没在咯,我们单位改联村,不驻村啦!”“那恭喜你彻底解脱啦!扶贫好辛苦!”我笑着叹口气:“到哪里都是做事的命,海哥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开了一个小时,我们抵达了衡南县鸡笼镇,镇里派了扶贫站一位姓罗的站长随行带我们去日光村。罗站长年纪和我差不多,思维敏捷,行动干练,一看就是在扶贫一线摸爬滚打、迎检迎访经验十分丰富的“洞庭湖老麻雀”。在前往日光村的路上,我们在闲谈中开始采访。

“日光村大概是个什么情况?”

“这个村是我们衡南县最大的省级贫困村,1300多户,5300多人。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68户483人!”我天!这个村的贫困人口是我那个村的四五倍啊!

“那么,这个村最大亮点是什么?”

“要说最大亮点,当然是村里的第一书记、工作队长唐队长啦!他是2015年全市第一批驻村扶贫干部,扎扎实实搞了快5年,日光村的变化翻天覆地,已经脱贫159户。他责任心相当强,九十多岁的老爹遭病,到过世都没照顾什么,老婆得了癌病,到临终也没及时赶到……他老婆追悼会那天,鸡笼镇好多干部群众都去参加了。”

我们大家面面相觑,车厢里一下子安静下来。父母妻儿是我们生命中至亲至爱之人,是人生的意义和幸福的源泉。然而,唐队在扶贫的岁月里,竟然先后送走了两位至亲至爱……

一位记者有些激动:“工作固然重要,可家人也不能不管呀!老父去世不尽孝,老婆临终都没赶到,这样未免太没人情味儿了吧?”

凭着多年的职业敏感,我知道唐队的“亮点”背后,肯定有很多故事。如果能够深入采访,挖掘细节,就能使他的人物形象有血有肉,也能让新闻内容合情合理。然而,这无异于把当事人心灵深处的伤疤再次撕开,使人再次陷入痛苦之中。我曾看到一位记者刨根究底地提问,最后让受访者崩溃流泪。这种直击痛处的采访,确实能生产出感染力强的新闻产品,但我觉得对受访者未免太过残酷。

中巴车平稳地行驶在通村公路上,路面平整宽阔,沿途立着整齐的太阳能路灯,如同一排排列队有序的哨兵在接受检阅。“原来村里路都不通,工作队来了后,从后盾单位市烟草局争取资金,硬化了15公里村级公路,装了170多盏路灯。你们看,路边的这条水渠也是工作队出钱修的,总共修了8条5500多米……”罗站长一面指着窗外,一面给我们作介绍。

到了村部,我们刚下车,众人已经迎了上来。“郑队长,你好!今天是你带队呀!欢迎欢迎!”说话的是一位中等身材的中年汉子,满脸风霜,目光炯炯,腰板挺得很直,“我在全市扶贫工作大会上见过你发言,你的扶贫工作搞得好啊!”

唐队摆摆手,用略带祁东口音的普通话说:“我们只晓得做事,事情也要人去做啊!”谈话间,村里的工作人员已把打印的情况简介发给大家,我们拉着印有“衡阳网媒网咖脱贫攻坚乡村行活动”的横幅照了张合影。唐队问:“还需要采访什么吗?”我草草浏览了一下材料,说:“今天天气好,您还是带我们到村里走一走,看一看,大家自行寻找亮点,自行发挥吧!”

“那好!我带路!”唐队上了我们的车,“去敬老院和绿桐基地看看吧!”

大概因为都搞过驻村扶贫,唐队和我聊得很投机。他82年10月参加武警部队,97年转业。干了11年副科,9年正科。2015年4月,衡阳市从30个市直单位选派工作队驻村扶贫。局里找他谈话,他二话没说,扛起背包就来到这偏远贫困村。“原来安排只干3年,时间到了后,组织谈话,还得接着干。我们当兵的人,服从命令,尽职尽责,让我干我就继续干!”由于是省级贫困村,关注度高,不管是省市县各级脱贫攻坚专项考核,还是扶贫资金第三方评估、常态化督查,都会抽中日光村,次次不落空。当然,因为工作扎实,成效突出,每次检查验收都成绩优异,好评如潮。市烟草局连续四年被评为全市脱贫攻坚先进单位。唐队先后两次在衡南县脱贫攻坚大会上作典型发言,先后两次被评为全市扶贫先进个人,今年4月还被评为衡阳市劳模。

说话间,我们到了村里的敬老院。三层楼房,宽敞大坪,几位拄拐老人坐在凳子上,眯着眼睛享受“日光浴”。76岁的王诚兵老人咧着没牙的嘴,笑呵呵地说:“这里的床铺被子很暖和,屋里都带卫生间,每天有餐肉吃……”房间里,92岁的贫困户李祚恺正专心致志地剥着一个大柚子,见我们进来,忙递上来几瓣:“柚子几好恰(吃)!”。这座敬老院是市烟草局投资100多万元新建的,住着日光村和周边村的30多位老人。敬老院旁边是一口刚整修好的大水塘,扶贫队进村以来,已经出资整修了27口这样的水塘。

天气晴朗,大家兴致很高,围着几位老人问问题,尽管老人有些耳背,一遍两遍都听不清楚,大家还是不厌其烦地一而再,再而三。“村里有这么好的敬老院,真不错!这里的老人好福气啊!”

中巴车开到一片山脚下,唐队指着山上的绿树,用略带兴奋的语气说:“这里是绿桐基地了!绿桐是泡桐的改良品种,2017年,我们从广西引进,在400亩荒山上种了一万两千多棵绿桐树!”

我们沿着山路爬上坡,山上种的都是绿桐树,一根根树干直挺挺,光溜溜,直插蓝天,傲然耸立,绝不旁逸斜出。唐队告诉我,绿桐树材质轻、韧性大、密度低、强度高,可用于制作飞机、轮船、 汽车、高铁家具饰板,货运集装箱,防火门,木地板等。

正在树下除草的贫困户李秋银夫妇一年能拿到1万元左右的工钱,老李笑着说:“我活了70多年,冇想到农村会和电视里一样变化这么大!”

唐队在一棵已有杯口粗细的绿桐树下站定,拍打着树干说:“这种树对土壤不挑剔,耐寒耐旱,好种易活长得快,5年就能成材。更妙的是,只要不把根拔掉,砍完后,5年又能长成一棵大树,至少可以砍8次!当年焦裕禄在兰考县种了1000多平方公里泡桐树,如今兰考做成了100亿元的‘泡桐经济产业链’!”唐队眼里放着光,似乎已经看到两三年后,绿桐成材的丰收场景了……

不知不觉到了晌午时分,采风团的成员们都表示收获满满,可以浓墨重彩地大书特书。中午的工作餐定在镇政府食堂,罗站长忙着招呼大家上车到镇里吃饭。唐队握着我的手,说:“我们工作队已经跟村里的房东报了餐,中饭就不陪你们啦!”我意犹未尽,执意拉着唐队一起上车:“今天您是主角,不能缺席呀!”

饭桌上,镇长、唐队和我坐在一块儿。上的是农家家常菜,原汁原味,很是下饭。镇长一个劲地夸唐队:“唐队这种精神确实值得钦佩!对工作,对家庭,都相当负责!老婆得了癌病要去广州化疗,他尽可能每个月多值几个周末班,凑出一个完整的星期带她去治病。10月23号,老婆病情突然恶化,他开完会赶回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听说唐队当场就晕过去了……”

唐队叹了口气:“我老婆很支持我的工作,为了不影响工作进度,我周末带了不少扶贫资料回家,她带病帮我制作扶贫统计报表,填写‘一户一档’资料,女儿也跟着帮忙……国庆节的时候,我们还一起在太阳广场散步拍照……我以为她能挺过去……没想到说走就走了……她得的是直肠癌,要不是我在村里扶贫,她一个人吃饭不注意健康,也许不会得这个病……”

我不知如何安慰唐队,只好没话找话:“干了这么久,劳苦功高,该回去休息休息啦!”

唐队揉揉眼睛,坐直身子:“女儿已经结婚了,老伴儿也走了,回去一个人对着冷锅冷灶,心里更不舒服,不如继续在村里做下去,心里头装着事情,就没那么难受了……”说完,唐队大口扒起饭来。我也低头吃饭,不知怎的,刚才还喷香可口的饭菜,竟然味如嚼蜡。

中巴车缓缓启动,唐队一行朝我们挥手致意。我回头张望,在阳光下,他就像一棵挺拔苍劲的绿桐树,不惧风雨,不畏严寒,深深扎根在乡村的大地上……

来源 | 衡阳市委网信办

作者 | 海哥客户端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衡阳资讯网_招考资讯网_热点资讯_最新资讯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